美国国会山骚乱一周年:依旧无解的纷争

(华府观察)美国国会山骚乱一周年:依旧无解的纷争中新社华盛顿1月6日电 题:美国国会山骚乱一周年:依旧无解的纷争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美国国会山骚乱事件1月6日

  (华府观察)美国国会山骚乱一周年:依旧无解的纷争

  中新社华盛顿1月6日电 题:美国国会山骚乱一周年:依旧无解的纷争

  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

  美国国会山骚乱事件1月6日迎来一周年纪念日。除了日期是确定的,关于这一美国政治史黯淡时刻的认知与定性,如同骚乱的起因一样没有共识和答案。

  2021年1月6日,部分支持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推翻2020年总统选举结果的示威者强行闯入美国国会大厦长达数小时,造成正在认证大选结果的参众两院联席会议被迫中断。事件造成包括一名国会警察在内的5人死亡、约140名执法人员受伤。

    当地时间1月6日,美国国会大厦前火光四起。
    当地时间1月6日,美国国会大厦前火光四起。

  无法定义的骚乱

  一年过去,无论是美国政治人物、媒体舆论还是司法机构,对于国会山骚乱的定性至今未有定论。

  它是总统拜登口中“美国民主所遭受前所未有的攻击”,也可以是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致信共和党人时所说“那天的行动”。它是美联社文章中,“只有一半美国人记得的全国耻辱日”,也可以直接被福克斯新闻网忽略不提。

  美国司法部的逮捕声明相对不带政治色彩,但也没有统一表述。对于1月6日的事件,最常见的描述是“袭击美国国会”和“冲击国会大厦”。

  这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?美国民众同样没有统一意见。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调查显示,民主党和共和党选民认为这是一场“叛乱”的比例是85%对21%;而将该事件描述为“爱国主义”的比例是12%对47%。

  “1月6日所标志的是,美国长期以来为其他国家人民而进行的民主斗争已经回家了。”《华盛顿邮报》的社论说,在美国极端两极分化的政治中,这种记忆的差异可能不可避免,但考虑到1月6日事件的清晰程度以及随后发生的事,这种记忆差异是惊人的。

资料图:2021年1月6日,骚乱过后的美国国会大厦。 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
资料图:2021年1月6日,骚乱过后的美国国会大厦。 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

  各执一词的调查

  1月6日的示威为何最终演变为骚乱?那一天的白宫到底发生了什么?谁应该为之负责?

  美国国会参议院去年6月初曾发布骚乱事件的调查报告,但仅从联邦政府应对层面分析原因。随后众议院决定成立特别委员会展开调查,但相关调查在民主、共和两党各执一词的分歧立场中,逐渐演变为一场2022年中期选举的博弈。

  民主党方面将骚乱描绘成一场“差点就成功”的未遂政变,令“美国的宪法秩序命悬一线”,而共和党人则努力淡化骚乱的严重性,称这只是“一场失控的抗议活动”。

  由民主党主导的特别委员会计划在今年11月中期选举前发布最终调查报告。美国《国会山报》分析认为,随着中期选举临近,共和党已表明有意将特朗普与骚乱事件作切割。国会两党对于这起事件唯一能达成的共识,可能只有如何加强国会大厦在应对突发事件时的安保能力。

  除了各执一词的调查,对于参与国会山骚乱嫌疑人的执法工作也远未结束。截至去年12月30日,美国检方已累计批捕超725名相关嫌疑人,另有超350名据信在国会大厦犯下暴力犯罪的嫌疑人仍待追查。

资料图:2021年1月6日,骚乱过后的美国国会大厦。 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
资料图:2021年1月6日,骚乱过后的美国国会大厦。 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

  难以弥合的裂痕

  “没有证据表明我们今天比一年前更团结。在一些重要的方面,分歧已变得更加根深蒂固。”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豪威尔(William Howell)在评价国会山骚乱一年后的美国时说。

  骚乱一年后的国会山,民主党人将举行一系列重大活动,包括拜登和副总统哈里斯到场演讲,众议院举行默哀仪式等。而共和党人则应者寥寥。连特朗普宣布取消在当天举行记者会的消息,也被媒体视为帮了共和党一个“难得的忙”。

  美联社认为,国会山骚乱是一场企图剥夺2020年美国大选合法性暴力活动的顶峰。关于它的“事实”和“幻想”,已经演变成一部带有党派色彩的“罗生门”。

  美国新闻网站Axios的民调显示,57%的受访者认为美国在未来几年还会发生类似1月6日那样的骚乱。调查还发现,只有55%的受访者认为拜登合法地赢得了大选,这一数值比一年前还降了3个百分点。

  美国《政治》杂志认为,面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分裂的美国,政治家需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是:保障更多人方便地参与选举,维护选举程序,并确保人们对选举结果的信任。

  1月6日,已然成为一个美国政治纷争的符号,提醒着美国社会政治撕裂的伤痕和一个国家丢失团结的代价。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