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文学书写

 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文学书写  作家潘灵、段爱松合著的长篇报告文学《独龙春风》(云南人民出版社2021年11月出版)题材独特、内容精准、主题突出。作品

 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文学书写

  作家潘灵、段爱松合著的长篇报告文学《独龙春风》(云南人民出版社2021年11月出版)题材独特、内容精准、主题突出。作品以丰富详尽的真实材料,生动梳理独龙族艰难困苦的历史,深刻反映新中国成立以来,独龙族人民在党和政府的关怀帮助下,翻身解放,从原始社会状态直接过渡进入社会主义社会,开始创造美好新生活的历史进程。

  独龙族是世代生活在云南边境地区的少数民族。那里山高水险,与世隔绝,偏僻封闭。“刀耕火种”的生产状态,让独龙族人民常年过着吃不饱、穿不暖的极度贫穷的苦日子。由于地处偏远,条件恶劣,生产力低下,再加上新中国成立前外界的歧视、压迫和剥削,要发展经济,让独龙族人民真正过上好日子,似乎成了一件难比登天的事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党和政府在百废待兴的情况下,创造条件,想方设法调动各方面资源,推动生产力进步,发展经济,改善独龙族人民生活。然而,由于恶劣的地理环境和复杂的历史原因,长期以来,独龙族社会经济发展仍然严重滞后,人民生活依旧十分贫困。

  《独龙春风》重点反映改革开放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,这个“直过民族”以无畏的勇气、昂扬的精神,参与摆脱贫困的伟大斗争,改变了自己的命运,和全国各族人民一道迈进了小康社会,走上了一条乡村振兴的发展幸福路,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提供了范本。作品讲述了这个“直过民族”如何在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指引下,实现了两次大跨越的精彩中国故事。

  这部作品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具有大历史观、大时代观。《独龙春风》站在我们党百年历史的高度,从中国人民站起来、富起来到强起来历史进程的思想层面,来认识独龙族摆脱贫困的斗争,认识独龙族经济社会的发展变化,从而深刻反映我们党为人民谋幸福的初心和人民至上的发展思想,讲清楚了一个基本道理,那就是只有中国共产党,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,才能“一个不能少”地把全体人民带进幸福的小康生活。独龙族这个只有几千人口的“直过民族”,作为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员,正是沐浴在党的春风里,过上幸福富裕的新生活。有了这种大历史观、大时代观,作品的立意就站到了时代思想的高地。

  作品生动描写了独龙族人民用几十年的努力,把“摆脱贫困”思想化为改变自身命运的生动实践,从而表现出“以人民为中心”的时代精神。作品抓住这个思想之魂,把独龙族人民的精神,放到全国脱贫攻坚大格局,放到世界反贫困斗争大格局中来表现,彰显了独龙族艰苦奋斗的意义,也揭示了“摆脱贫困”思想深刻、深远的意义。

  《独龙春风》生动描写了一大批在新时代新社会成长起来的独龙族人的故事,塑造了他们为家乡人民谋幸福的奋斗者形象,充分展示了独龙族人民虽然身处边疆,却不忘自己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,立志守边卫国,体现了对新中国新时代强烈的归属感和自豪感,为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提供了生动的教材。如独龙族早期知识分子孔志清,在旧社会,他曾为独龙族人谋求自由幸福四处奔波,但都徒劳无功。新中国成立后,他热爱党,热爱国家,热爱新社会,担任独龙江区区长,工作尽心尽力。20世纪50年代,他被选派到北京参加中央民委扩大会议,受到毛泽东主席接见,促成周总理代表中央把这个被旧社会污名化的少数民族正式命名为“独龙族”。另一位代表,便是新时期的“老县长”高德荣。这位贫苦出身的独龙族共产党人,把一生都献给了独龙族摆脱贫困的崇高事业,退休后继续驻扎在独龙江河谷,跑工地、进农家,带领百姓想方设法打通独龙江乡通往山外的唯一公路,实现独龙族整族脱贫,把党和政府的关怀送到群众家中,荣获“全国优秀共产党员”“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”等称号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前夕,他还获得“人民楷模”荣誉称号。可以说,他就是独龙族的时代传奇英雄。从孔志清到高德荣,我们可以清晰地读出,他们的故事,他们的形象,反映着独龙族的前世今生,表现着独龙族的经济繁荣、社会发展、文化进步、人民幸福,代表着包括独龙族在内的中国各民族团结如石榴籽般“听党话、跟党走、感党恩”的前进力量。

  《独龙春风》写出独龙族人民的苦难历程,也写出独龙族人民的创造精神,还写出“直过民族”的时代进步,更写出独龙族人民迈向新的伟大征程的精气神,从而使得作品格局得以拓展、思考得以深化、主题得以升华,体现出中国共产党为民族工作付出的艰苦努力和树立的光辉典范。

   (作者:张陵,系作家出版社原总编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