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均GDP1.25万美元 我们离“高收入国家”还有多远?

顾阳当前,我国虽有部分经济指标已接近高收入国家门槛,但我国人均GDP尚未达到高收入国家的下限标准,离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更是差距较大。我们对此要有清醒的认识。只

  顾阳

  当前,我国虽有部分经济指标已接近高收入国家门槛,但我国人均GDP尚未达到高收入国家的下限标准,离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更是差距较大。我们对此要有清醒的认识。只要发挥好我国经济韧性强、潜力大的优势,保持住战略定力,通过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,在不远的未来就一定能真正迈上更高台阶。

  近日发布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,2021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(GDP)80976元,比上年增长8.0%。按年平均汇率折算达1.25万美元,超过世界人均GDP水平。

  按照世界银行2020年标准测算,当人均国民总收入(GNI)达12696美元时,就进入了高收入国家行列。2021年,我国人均GNI约为1.24万美元,已接近高收入国家门槛。

  人均GDP/GNI的高低,通常被用来反映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。无论是人均GDP超世界平均水平,还是人均GNI接近高收入国家门槛,均充分体现了新发展理念指引下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成效,彰显了我国经济稳健增长的底气和实力。

  不过,人均GDP/GNI与居民人均收入是不同的概念,现实生活中也常常被混淆。经济总量上去了,人均GDP会相应地提高,但因涉及社会财富的多次、多渠道分配,居民人均收入的增长可能并不那么明显,这也正是经济增长与个人实际感受之间存在“温差”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对一个国家发展水平作出客观评价,不仅要看其人均GDP/GNI,还要看其国民生活水平、收入分配机制是否公平合理等相关指标。当前,我国虽有部分经济指标已接近高收入国家门槛,但我国人均GDP尚未达到高收入国家的下限标准,离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更是差距较大。这意味着,目前我国仍处于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,我们对此要有清醒的认识,不能有经济发展可以松口气、歇一歇的错误想法。

  事实上,我国人口基数大、幅员辽阔的国情特点,决定了地区之间、城乡之间不均衡不协调的特征仍十分突出。统计显示,目前全国也只有北京、上海、江苏等11个省份的人均GDP超过全国平均值,其余大多数省份尚徘徊在平均值以下。进一步看,即便是在这11个省份内部,也有不少地市的人均GDP低于全国平均水平。比如,2020年广东省21个地市中人均GDP超过全国平均水平的不过5个,山东省16个地市中也只有6个市的人均GDP超过全国平均水平。

  显然,当下全国人均GDP1.25万美元的“蛋糕”,无论再怎么精细切分,也无法达到人们对于“高收入”的期望。对此,一方面,要继续做大“蛋糕”,通过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畅通经济循环,以科技创新挖掘和激活经济潜在增长能力,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、产业链现代化,继而实现结构优化、质量改善和效益提高;另一方面,还要科学分好“蛋糕”,通过完善收入分配制度,持续缩小收入差距,以更均衡、更包容、更有质量的发展,助力共同富裕取得更大进展。

  当前,我国正处于转变发展方式、优化经济结构、转换增长动力的重要阶段,也是我国跨越所谓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关键时期。百年变局叠加世纪疫情,发展不充分不平衡问题交织影响,给我国经济带来较大下行压力。但也要看到,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,支撑经济稳定恢复的有利因素仍在不断积聚,只要发挥好我国经济韧性强、潜力大的优势,保持住战略定力,通过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,在不远的未来就一定能真正迈上更高台阶。